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要闻 > 正文

何志成:降息,能否终结市场的“纠结”

  1. 收藏 |
  2. 复制网址 |
2012-07-07 09:13:22
         7月5日晚间,中国央行宣布不对称降息。与欧洲央行、英国央行货币政策调整预期不同的是,中国央行此次降息很突然。如果说,6月8日第一次降息后市场反应很纠结,仍然怀疑中国经济是否需要保增长的话,央行此次突然降息不仅告诉我们,中国经济需要将“稳增长”,甚至需要将稳增长转变为保增长。

全球央行都开始偏向于货币宽松,全球经济都需要保增长,但中国经济保增长胜算很大。全球经济保增长,尤其是欧元区经济保增长需要时日,需要更剧烈的震荡。笔者注意到,欧洲央行昨晚宣布降息后,市场并不买账,欧元和欧洲绝大多数国家的股票市场都呈现大跌状。相反,中国央行宣布降息后,次日股市也低开,但收盘前却大幅反弹,显示出投资者信心明显恢复。

全球经济需要保增长,经济持续低迷的国家都需要继续出台宽松政策,需要更多地降息。虽然欧洲央行已经将存款利率降至零,但还有降息空间,因为周四晚间丹麦央行已经率先将存款利率降至-0.20%。然而,对欧元区经济来说,一两次降息没有用,相反还对投资者信心造成打压效应。那么,中国央行年内第二次降息,是不是也会对市场起到负面的作用呢?

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调整都是逆周期的,关键性的政策转变往往启动在经济周期趋势运行的中间阶段,而且政策力度不可能一步到位,有时候还可能找不到关键点。因此,我们经常看到,政策面发生了明显变化,市场还在纠结,不知道政策面仅仅是微调还是开始转向。

通常情况下,政策面的变化需要连续动作,对降息这样的“大动作”也不是一两次能够见效的。初次降息是为了抑制经济下行,但导致经济下行的关键性因素还不可能逆转;有时候还会相反,比如货币政策越是转向偏松,市场却认为经济还将下行,底部还远,不用着急进场。再比如,欧盟峰会开始转向保增长,但欧元仍然下行,欧洲股市也没有正面反应。只是中国的情况与欧元区大不同。欧元区主要的问题是劳动力价值高估,而这种高估只能依靠汇率调整,依靠经济下行调整。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城市化、工业化还在半途,劳动力价值不是高估而是被低估,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因此,中国的情况虽然很特殊、复杂,但中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却能够收到更好的效果。

目前,中国经济的上升大周期远远没有完结,城市化浪潮将推动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中国经济之所以纠结,就是没有看到经济高速发展的大周期与结构性调整的小周期之间会出现矛盾和不协调: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是维护高增长趋势,还是必须回到低增长?是抑制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还是以牺牲经济发展持低通胀?

笔者认为,只要中国城市化大趋势还会延续,就能保持正常速度,适度的通胀率和资产泡沫也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城市化意味劳动力价值普遍提高的大趋势还会走得很远,劳动者收入水平还有极大提升空间,也意味着消费和储备的高增长,这是大周期。我们也要看到小周期,因为劳动力价值是不可能全部消耗掉的,它会转为储备、投资,而凡是投资都有泡沫。当然,从结构和阶段看,泡沫聚集的时点有时候会过大,因此需要进行调整,挤泡沫,但这是小周期,不是大趋势。在这个小周期中,我们会看相对的产能过剩和高库存现象,但这不是主流。

中国经济 (政策)之所以还在纠结,是因为过度地担心资产泡沫和产能过剩,担心通货膨胀,导致政策面顺应了小周期,而违背了“城市化”的大周期。这次中国央行意外降息,而且采取了非对称降息手段,不仅是为了给实体经济减负,更说明宏观调控的主要方向已经从抗通胀转为保增长。

必须看到,当前的货币政策调整仍然处于初期阶段,未来还要进一步调整,还需要组合拳,尤其是需要找准落脚点,比如,对房地产调控政策是否需要微调。从目前来看,货币政策连续地调整周期已经开始,政策的重心将从抗通胀转向保增长。预计7月还需要再次降低存准率,三季度还需要再次降息。
飞讯财经手声明: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